主题: 要不要打扮?

  • 涉县网
楼主回复
论坛首席论坛首席
  • 阅读:1119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6/1/16 14:01:50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涉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前年,我组织了一场旅行,去威海摘草莓、捞海参。

每人500块钱。

五个人报名,三女两男,从济南出发,我们租了一辆GL8,出发了。

里面有两个姐,两个极端。

一个打扮得特别土,说是在济南有房子,我总感觉她像农村来的。

一个打扮得特别潮,一看就是城里姑娘。

我们暂且称之为:土姐、潮妹。

土姐戴着金戒指、金项链,那项链特粗,有钱人家才能戴的规格,我调侃了一句:姐,你这还差个金表……

她说,姐有,什么劳力士、卡西欧,姐都有,只是不愿意戴而已,怕别人说咱显摆。

我说,没事,下次你戴出来,我们保证不说你。

她说,做人要低调。

最初,我就是把她定位成了农村里的小媳妇,可能是包工头的媳妇,要么就是村里妇女主任,没见过世面,但是生怕被人鄙视。

路过潍坊,去吃朝天锅,吃过饭,我们去看风筝,有那种超大的风筝,一个卖1000多块钱,土姐竟然要了6个,每人送我们一个。

出手太阔绰了。

她的阔绰,这才是刚刚开始,我们吃饭是她买的单,加油是她买的单,你不让她买她就觉得你看不起她。

到了威海,我们住海悦建国大酒店,这里离山大很近,就在对面,方便摇微信,也是土姐买的单。

给我们一个感觉,不差钱。

真好!

去摘了草莓,捞了海参,折腾了两天,谈不上深交,相处的还不错,反正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,全是客套话。往回赶,过了淄博,潮妹提议:咱把所有费用AA,给大姐,不能让她一个人承担……

土姐说,啥意思呀,就这点钱还用的着AA吗?

我说,AA是对的,下次去你们那里,你再请我们。

土姐说,不用。

我说,你有这个钱,做做头发,搞个拉皮,拍个黄瓜,多好呀,把自己打扮成贵夫人。

土姐说,我最讨厌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做人一定要朴素,我平时洗脸就用舒肤佳,擦脸就用大宝。

我说,要改改,大宝偶尔见就行。

土姐说,人活在这个世界上,要为社会做点贡献,不能光想着打扮自己,人就是那个人,漂亮与不漂亮有什么区别?你喷上香水就是香的?抹上口红就是红的?

潮妹一听,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反驳了一句:我接受不了邋遢的自己。

土姐说,啥叫邋遢了?我衣服不干净吗?我头发蓬乱吗?

我在开车,没听出火药味,顺口调侃了一句:姐,我还真觉得你头发乱……

姐火了:我这是烫的头,你们懂不懂?

我说,姐别生气,咱不就是调侃着玩嘛!

其他俩人总是试图把话题岔开,但是岔不开了,我们三个人争执起来了,焦点就是:女人到底应该不应该打扮?

我蛮喜欢挑战这类人的,我的策略很简单,就是问问题,让她自己把自己绕进去,我问:你举出两个例子来,就是谁很成功,但是不打扮?

她说,我老师就是,在全国养兔子也很有名,但是他的腰带用了八年。

我问,你咋看到人家腰带的?

她说,他在台上讲的。

我问,有没有女例子?

她说,你看看那些搞学问的,大学教授,哪个不是很朴素?若是把精力都用在花枝招展上,哪有心思搞学术?社会咋可能进步呢?

最终,我们达成了共识:把精力用到打扮上是错误的,是误国误民的,我们应该唾弃!

土姐说,懂懂你不是写过一个故事吗?杨春蕾说大家为什么喜欢董哥,因为他不爱打扮,有邻家大哥的感觉……

我说,她是嘲笑我,你没听懂吗?

土姐说,我没觉得是嘲笑,我觉得说的是真心话。

结果,我们俩又争论起来了。

到了邹平,潮妹要求下车,说是去邹平有点事,我知道这是借口,她是济南的,咋可能去邹平呢?

在服务区,我们休整。

潮妹说,董哥,我真服了你,你说那么多不累吗?你能说服她吗?

我说,我没试图说服她呀,就是调侃一下而已,为了活跃气氛,大姐也蛮喜欢这个话题,她在努力试图说服我们。

潮妹说,我听烦了,明白不?

我说,我觉得蛮有意思的。

潮妹说,她什么都明白,她也知道女人应该打扮,但是多年的习惯她改不了,你说她她只会对抗,你为什么非要去证明什么呢?还记得牛哥说的精神病院的故事吗?当你试图去证明什么的时候,你已经输了。

什么都不需要证明,什么都不需要解释。

精神病院的故事,可能很多人没听过,我再讲一遍,精神病院120司机去饭店吃饭,结果把车上的三个精神病人丢了,那咋办?就随便在大街上抓了三个人塞进去。

一个是化学老师,一个是外科医生,一个是清洁工。

到了医院,化学老师大喊大叫:我不是精神病,为什么抓我进来?不信,我给你们背元素周期表:氢氦锂铍硼碳氮氧氟氖钠镁铝硅磷硫氯……

医生说,好了,关起来吧。

清洁工进来,也是大喊大叫:我真不是精神病,你们抓错了,不信?我能说出整个济南所有的道路名称,泉城路、花园路、工业南路、工业北路……

医生说,好了,关起来吧。

外科医生进来,啥也没说。

医生说,好了,关起来吧。

过了一个月,外科医生被放出来了。

问他,你咋被放出来了呢?

他说,让我打针我就打针,让我吃药我就吃药,没做过任何解释。

这个故事的寓意是:当你证明你不是精神病的时候,你就是!

后来,我们AA了费用,土姐也没要,但是通过闲聊我能深刻地感觉到,土姐没啥钱,她之所以如此的豪爽,更多的是想获取认同感。

但是,因为这场争论,的确使我们产生了隔膜,最终没有玩到一起,分开后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当时在争论的时候,我有句话刺痛了她,我说女人最好的美容方式是有钱,你有钱了,自然就变了,我们之所以容貌和穿着没有变化,只是因为我们还是太穷。

她不认同,因为她认为我在怀疑她的财富值。

我没这个意思。

我们这边医院有个护士,生孩子的时候认识的,后来就陆续有来往,她跟土姐的价值观高度一致,认为人应该朴素,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新衣服,攒点钱就给父母了,她比我还大两岁,依然未婚,什么都听她妈的。

梳了两个小辫,民国风。

有次一起吃饭,我跟她讲:你要买辆小车,在这个小地方,有车和没车你的气质不同,相亲的砝码不同。

她说,我妈说开车太危险,不让我买。

我说,你都30多了,你不能听你妈的了,走路还有可能被撞死呢。

我媳妇决定改造她,带她去做头发,去选衣服,还送了她一块时尚手表,很便宜的那种,几百块钱,完全变了一个人,太有气质了。

看了媳妇给她拍的照片,我在微信上给她发了个信息:你第一次让男人有了想睡你的冲动。

她说,滚吧。

我说,这是赞美,一个女人让男人都没有占有你的欲望,多么的失败。

如果能保持住这个状态,肯定有男人会主动追她。

很遗憾,没多久,大波浪又拉直了,小辫又梳起来了,不知道谁又给她吹了什么风……

白搭!

上次遇到了一个女读者,红褂子,绿裤子,打扮的跟东北大妞似的,拿本书非让我给写句话,我说写了不能生气。

她说,你写什么我都不生气。

我说,那我画头猪上去?

她说,好呀,好呀!

我说,上次我给一个女生写了一句,做最美的新娘,意思是你每天按照新娘的标准去要求自己,就是暗示自己,我今天会遇到自己的另一半,我要把最美的姿态展现给他,能做到吗?

她说,能。

为什么这些人变了一下,接着回去了呢?

因为,周围的圈子没变,他们的打扮变了,会很另类,一旦回到原来的氛围,立刻被同化了。

除非?

有钱了!

我有个球友,女的,以前打球的时候我们俩是混双,我总是批评她,嫌她土,嫌她屁股大,我说话一直都是很刻薄,而且是拐着弯刻薄,我不会直接说她屁股大,我会说,你说你没生过孩子,还真没人信……

她想改变,但是无从改变,因为她在事业单位上班,她要是真化了妆去上班,不被嘲笑死才怪呢,前些日子我写过一篇文章,本地高中有明文规定,教师不能穿短袖,不能穿裙子,不能化妆,不能烫发。

另外,我们存在势差,她见了我自卑,我训她就跟训孩子似的,打完球我从来不收拾,都是她把球拍、球筒、水杯带回去,第二天再拿过来。

去年,考到青岛海关去了,找了个青岛当地的男朋友,再回来,完全不是一个人了,屁股小了,最关键的一点,会打扮了,有青岛人的味道了,说话声音也小了,原来开了辆POLO,现在换成MINI了,我也不敢训斥她了,很正经的请她吃了顿饭,还咨询了她很多关于进出口的问题。

她说,懂懂正经的样子,一点都不好玩。

类似的球友还有一个,小穆,以前跟着我,我也总是训她,她总觉得命运不公平,抱怨这,抱怨那,如此努力一个月才几千元,我就训她太强势,嫌她不懂社会之类的,陪我打球也是挨骂的。

去年,她跟单峰去了北京,做了单峰的徒弟,现在一个月三五万的收入,完全换了一个人,精神状态变化太大了,积极了,乐观了,不抱怨了,昨天我在她朋友圈里看到她抱了条拉布拉多合影,我觉得她气质变化太大了,我把照片还下载下来了。

现在她已经出书了,生意也很稳定了,整个人都变了。

所以,钱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。

过去,小穆找我,我可能头疼,现在找我,我就觉得很开心,因为有共同语言了,能聊一些相对比较正经的话题了。

我很少同情女人,别人找我倾诉,我就俩字:活该!

你那么痛苦,为什么还待在那里?你不活该谁活该?说明还不够痛苦,你回家老公就打你一顿,吊起来打,你还敢回去吗?说明打轻了。

现在流行抑郁症,动不动就说自己有抑郁症。

俩字,闲的。

我在球馆认识了一群大姐,多是公务员,有的还是科长,每当她们在微信上问我要红包的时候,我就觉得很失望,我不是心疼这100块钱,而是觉得你们咋这样呢?就像胡老师说的那句话:只要伸手,不管是什么理由,都是乞讨。

最初我发红包的初衷是让大家记住我,打球的时候方便交流,大家找我要,我就顺手给100,感觉少了拿不出手,但是当要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,我就有些失望了,例如有的人没钱买球了,也成了找我要红包的理由……

昨天,QQ上有个妹子求助我,她老公得了白血病,住院了,她说是大伟推荐找我的,是一个做微商的。

我说,这个事,我帮不了您。

她说,你就是帮我写写,能救人一命。

我说,首先,我很同情您,但是我的确帮不了您,读者可能很有爱心,但是我不能随意引发这些爱心,他们的爱心只归属他们自己支配,我无权引导。另外,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头,您是郭俊峰的学生,找我是不对的,就如同二中的学生得了白血病去三中募捐是一个道理。

她说,我求求你了。

我说,真的帮不了您,很遗憾。

我以前写过一个观点,我们一定要自己救自己的命,若是我穷困潦倒,我爹得了绝症,别人帮我,那是上帝的恩赐,别人不帮我,那是应该的,我没钱也是我爹的造化不够,没有能力救他,这是他的命,他自己修来的,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。

另外,遇到困难,请找红十字会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,若是抱怨上天不公平,不如抱怨一下自己的爹为什么不努力?我们为什么不是富二代?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努力?同龄人资产过亿了,我们还挣扎在温饱线上?

我经常跟他们讲一句话:如果我们这么懒都发财了,太对不起那些起早贪黑的创业者了。

我们穷,就对了!

因为,我们太懒了!

李香山说的对,这就是我的命,它来找我了……

昨天,我发了三趟货,搬了3000多本书,这么冷的天,我只穿着T恤,湿透了,回到家,媳妇问我吃晚饭不?我说不吃。下去跑步,回来饿了,想吃饭。

媳妇问,你咋又想吃饭了?

我说,我累的,饿了。

回到书房,我用铅笔写了一句话:真想给自己磕个头,你太辛苦了。

我真的为自己的勤奋所感动。

~

所以,我不可怜任何人,因为你不值得可怜,为什么你不勤奋一点呢?在这个世界上,但凡是你稍微勤奋一点,总是有机会的,你思考过出路吗?你试着走出去过吗?你试着去改变了吗?

你什么都没做过,只是忙着抱怨而已。

在澳洲,我谈了这个观点,大家把矛头又指向了我,问:难道平平淡淡的生活不好吗?非要创业才叫成功的人生吗?

不是非要创业才叫成功,而是要让自己的生命更加的饱满、奔放。

最近,汪峰又生闺女了。

三个闺女三个妈。

多亏汪峰不是我们村的,否则被骂死了,为什么大众普遍对他比较包容?忙着祝福?因为他是名人。

社会是由5%的精英、90%的大众、5%的落魄者所构成,我们平时说的道德、准则,其实是针对大众的。

精英更追求自由,更加的奔放。

包括他们的离婚、再婚、私生子,其实都是追求自由的体现,他们更加的顺从于自己内心的声音,不会太委屈自己。

我们为什么看不惯?

因为,我们以为他们也属于我们大众,我们想拿自己的标准去框他们……

名人跟我们不是一个物种,他们无须遵循我们的游戏规则,他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,我们成了名人,我们也如此,他们成了老百姓,他们也如此。

但是,他们是活的更加洒脱的。

因为,他们想过老百姓的生活,很容易。而老百姓想过他们的生活,很难!等于他们有两档生活模式,可以自由的切换,而我们只有一档。

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临时夫妻,主要出现在打工密集地,他们又属于社会的另外5%,伦理?道德?通通不好使,他们只遵循最基本的生理需求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

离婚,真的就是失败的意思吗?

未必!

你把一辆捷达开到破,这叫忠贞?

你买了捷达买A6,买了A6A8,你这叫背叛?

我爹看报纸,看到汪峰又当爸爸了,在那里感叹:人一旦出了名,就不是人了,就是畜生……

5%
的人,遵循内心。

90%
的人,遵循别人的眼光。

5%
的人,遵循生理。

前年,我去枣庄,认识了一个东北姑娘,叫韩妞,87年的,个头蛮高的,山大毕业的,学韩语的,原来是韩国导游,被枣庄一个游客给收了,带到枣庄来了,做啥呢?

E
租宝。

凭她这身武艺,拉投资肯定没问题。

喊我去过两次。

我说,妹子,我没钱。

她的意思是让我帮着做做广告,我只是满口答应,但是没帮着推广过,因为我知道结局是啥。

别人找我倾诉P2P骗钱,我也不同情,为什么呢?

因为这个游戏,不是骗子PK老百姓,也不是骗子PK傻子,而是骗子PK骗子,老百姓觉得公司是傻子,投上钱就能大赚,公司觉得老百姓是傻子……

俩骗子较量,当然老百姓输的概率大一些。

老百姓有没有骗成功的?

当然有,听到风声提前跑的,都赚大了。

P2P
公司还有个特点,就是广招业务员,员工一定会变成客户的,而且发动亲戚朋友投入进来……

韩妞投入了170万,多是借的钱。

砸进去了。

上周见了一面,情绪很稳定,虽然略显憔悴,整体状态不错,我问她有什么打算?

她说,我现在必须要抓紧再找一家P2P公司上班。

我问,继续骗?

她说,不是骗,是赚佣金,找那些目标明确就是为了跑路的P2P,最高可以给出50%的佣金,拉来100万直接给50万,这种收入相对比较合法,容易洗白,干一段时间就不干了。

我问,你自己开一家不行吗?

她说,我有这个打算,但是还需要再熟悉一下流程。

我在想,人一旦沾了资本游戏,是很难再跳出来的,有什么比这个游戏来钱更快呢?这玩意就相当于直接用现金当扑克玩,钱哗哗的进,谁在意以后?先把钱拿到再说,只要你不要脸,你敢忽悠,一个集团瞬间就起来了,就如同大大集团的创始人,是在济宁待不下去的臭鸡蛋……

韩妞的确有游说力,当导游出身的,但是我没想到竟然能变到骗人成瘾的状态,她压根不考虑老百姓的感受。

当然,她的理由也很合理,若不是通过资本游戏,咋可能把170万再赚回来呢?

《白老虎》的主人公叫董刚,二审判了10年,基本维持了原判,董刚辉煌的时候被称为蒜神,貌似也属于精英群体了,至少是接近那5%的人。

离婚了,又结婚了,又离婚了。

貌似有了名人的属性,身边妹子无数,据说连自己牌照的车子都不敢开,粉丝太多了,每到一处都有无数粉丝,争先献身。

二审,我去旁听了。

的确,董刚辩护的也对,从电子盘角度而言,他的确是个局外人,貌似与本案没啥关系,但是反过来一想,为什么要判这么重?

因为,有太多太多的蒜农因为他而家破人亡。

他,罪有应得。

如今呢,妻子们可能都又成家了,可能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,因为太久没有他的声音了,庭审的时候,去的都是侄子之类的,当初的粉丝早没了踪影。

不过,他又有了一批新粉丝,就是通过《白老虎》产生的粉丝,很多女孩觉得这个男人太厉害了,跟诸葛亮一般的神算。

有女研究生,还是个处女,坚称要等他出狱……

今早,我还跟她理论了一番。

我说,你早日找个人嫁了吧,他是个罪犯,不值得你等待。

她说,他不是。

我说,你想想那些跳楼的、投湖的,这些人是谁害死的?

她说,他说会给我写信的。

我说,你别意淫了,他压根就不知道你是谁,也不知道你的存在。

前几天,很巧,又一个女生告诉我:我也爱上董刚了。

真邪门,这些人是爱心泛滥?

但是,经过短暂的交流,我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会爱上董刚,是她们自己内心想象出了一个董刚,自己可以当妈妈一般的去爱怜他,从而去抚平现实生活中的不如意,可能没有男生喜欢自己?

应该是!

我说,你应该看一部电影《禁闭岛》,人一旦接受不了现实生活的时候,就会去编织一个美丽的梦,从而把自己禁锢起来,给自己一个逃避的理由。

醒醒吧,姑娘们!

其实,我很明白一点,她们都是醒着的,只是想回到梦里而已,就如同土姐知道女人应该好好地打扮,每个人都知道赚钱很重要,每个人都知道人应该往高处走。

可是,一旦我们现实不得志,那么我们就会给自己创造舒适区,去造梦,让自己进入梦里做个角色,窝在里面,不愿意出来了。

昨天文章里提到了梅姐,有读者跟我讲,其实梅姐没啥,就那么两把刷子……

我调侃了一句:那你应该比梅姐更出名才对!

我们分析别人,总觉得一分析一个准。

但是,你知道吗?

梅姐一直在路上。

就凭这一点,你就没有资格说她,因为她走过的桥,缴的过桥费比你工资还高,你还BB啥?

有本事,就赚到钱。

说其它的,都是假的!

你见过哪个优秀的人穷困潦倒吗?若是现在一天赚不到300块钱,连清洁工都不如,昨天家政公司派了一个小伙子过来擦阳台玻璃,收费200元,我问他一天能擦几家,他说一天能擦3~4家。

动起来吧!

  挖掘涉县精彩 铸造涉县辉煌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