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题: 【清漳美文】温健康:米粥的味道

  • 残花为谁悲丶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197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9/7/10 14:39:52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涉县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
随着头发的殒落、牙齿的松动,我越来越感到离不开粥了。老家产的谷,老家的石碾碾出的米熬成的粥尤其让我喜欢。


老家地少,平地种小麦和玉蜀,一年能种两季。山坡上种豆和谷,一年只种一季。我喜欢的谷都种在山坡上。一过惊蛰,天就转暖,地也就开了,爷爷带好中午的干粮,背起镢头,挑着谷种,赶着驮粪的毛驴,上山了。看到自家的坡地,像久别重逢的亲人,格外亲切。谷种撒开,粪撒均匀,耘地要深,要把大的石块拣出来。“哗啦——哗啦——”土里的小石块伴随着抡起的镢头,有节奏地欢歌。整个山沟弥满着粪土的芳香。


几场春雨,山坡就披上绿衣。经过间苗、拔草,再沐浴了三伏天的风雨,饱尝了三秋的阳光,沉甸甸的谷穗就被毛驴驮回家。瞅个空闲,套上毛驴,那个碾出漫长岁月的石碾,就碾下了金灿灿的小米。


急火出菜,文火熬粥。家乡贫瘠土地上生产的小米,被爷爷汗水浇灌了的小米,除了用文火轻拢慢捻,是断不能把它熬开的。文火不疾不徐在锅底缭绕,火苗缭绕成花瓣,锅中的小米就被熬成花中的嫩蕊了,蕊心舒展开来,尘封已久的沧桑也丝丝缕缕地飘了起来。


裹着小脚的奶奶添满一大锅水,掐一把柴禾,从外面掐到灶棚,点着了。“嘀——嗒——,嘀——嗒——”不紧不慢的风箱把锅里的水吹开了大花儿,奶奶从墙上摘下那个用葫芦劈成的瓢子,把那个被烟薰出历史的竹皮暖壶舀满,再把洗好的一筐红薯、萝卜、蔓菁倒到锅里。“嘀——嗒——,嘀——嗒——”水又开出色彩斑斓的大花儿。风箱声停了,奶奶走到里屋,从瓦缸中挖出一碗小米,撒到锅里,添上柴禾,有一搭没一搭地拉着风箱,熬呀熬呀……奶奶坐在木墩上,一边往灶火里添柴,一边给我念着儿歌。“小野鹊儿,尾巴儿长,娶过媳妇儿忘了娘……”“我就不忘娘!我不听这个!”奶奶就又给我重念一个,“小公鸡儿,上门墩。门墩高,耍腰刀……”不知过了多久,也记不得奶奶给我念了几首儿歌,满院就飘荡着粥的香气。奶奶熄灭了灶火,锅底的黑灰垢上常常会跃动着一闪一闪的火星儿。这时,奶奶又开始念叨:“灶星在南,旱地摆船。灶星在东,刮场大风……”“奶奶,灶星没在东,不会刮风。”奶奶就揉揉她那条怕风的老寒腿,搂着我甜甜地笑了。


三叔从学校回来了,二姑从地里回来了,爷爷赶着羊群从山上回来了,奶奶也把饭盛好了。一会儿,二姑喊我,我端着小碗跑过去,她把舍不得喝的稠米倒给我;一会儿,爷爷喊我了,我端着小碗跑过去,他把舍不得吃的花生豆倒给我……


父亲去世了,我从奶奶家回来,和母亲、妹妹一块儿住了。家里没有一个像样的灶棚,就在过道上临时搭了锅灶,对面是别人放的柴草。母亲怕我们点着那堆柴草,从不让我们动手烧火做饭。每当傍晚放学,我和妹妹就在大门外的石桌上等母亲回来。天黑了,别人开始吃晚饭了,母亲才拖着一身疲惫从地里回来,然后又一身疲惫地给我们张罗晚饭。


晚饭照样是熬米粥。母亲没有时间给我们伺弄干粮,就在熬粥的同时给我们烧玉蜀或红薯。红红的火焰疯狂地舔着锅底,像饥饿的舌头。母亲选三四根细长的小棍,削出尖,插上玉黍蜀或红薯,伸到灶火上烤。一天傍晚,在给我们烧红薯时,插棍时偏了,母亲的手被刺破了,血一滴一滴的,在柴禾上凝成一团团的桃花,在我记忆深处就燃烧成一簇簇永远的火红。一边烧烤,一边熬粥。暖暖的火光,照亮了我们一家三口相依为命的脸;浅浅的月光,流过院外大槐树的枝叶,在小院洒下一地花影。粥熬好了,我们也吃饱了。但常常是粥还没好,妹妹就攥着烤好的红薯,在母亲怀里睡着了,有时还在酣睡中发出笑声,我想她是在梦中闻到粥的香味了。


奶奶熬粥的炊烟,缭绕成一条蜿蜒的出山小路;母亲熬粥的火光,照亮了我走出大山的路程。我从山村走进县城,在这座小城构建了属于自己的小巢,有了干干净净的厨房,有了熬粥的高压锅。用它熬粥方便快捷,大米、小米、花生米,黄豆、绿豆、大豌豆……放进去,用不了几分钟就成了。


可是,有一天,爱人的二姐家用高压锅熬粥,爆炸了,抽油烟机被炸坏,煤气灶让飞起的高压锅落下来砸坏了,幸好人没事。从那以后,每次熬粥,我的天职就是看锅。爱人把一切做好,打开灶火,就又忙着弄菜,忙着洗衣……看着蓝色的火焰亲吻着锅底,想到爱人端上内容丰盛的米粥,我感到有一种别样的温馨。


“刺——刺——”高压锅上气了,我赶紧把火关小。小小的火焰在锅底摇曳着,像一个眸子,让我似乎又真切地听到那远方的声音。“小椿树,长白根儿,白娘养了个白闺女儿……”灶边的儿歌鲜活如初,教我儿歌的奶奶却己移居黄泉;饱尝人世炎凉的爷爷也化作黄土,他倒给我花生豆的味道却成了人生中永恒的记忆;为生活操劳一生,双手为我们流过血母亲,也离我远去,而母亲的血必将灌溉我的一生。


生活没有绝对的“保险”,需我们加倍去呵护和珍惜。只有这样,才会从奶奶的米粥中品尝到菜根的清香,才会从母亲的米粥中体会到不屈的抗争,才会从爱你的人所熬的米粥中感受到爱的味道。



温健康,涉县一中教师,爱好写作,有作品在多家刊物发表。



清漳两岸投稿邮箱:


佛刘:3973962@163.com,

孙海亮:736624134@qq.com   。(两个邮箱二选一投稿)


稿件要求: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均可,字数最好控制在300---2000字之内,未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过,不欢迎一稿多投。也喜欢照片(每组10副以上,横拍)。请附上作者简介、照片(横拍)、电话、通信地址。照片请制作成100K左右,不接受微信投稿。7天内没发出又没接到回复的稿件请另投。
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